Translate

2019年7月5日星期五

二零一九年珠三角賞荷之旅有感

      最近在二零一九年六月廿九日至三十日,有幸參與由澳門自助旅遊協會主辦,順德太子國際旅遊公司承辦,名為「中山崖口賞荷、順德小周莊逢簡水鄉、清暉園、功夫基地李小龍樂園賞荷花二天」之旅,本文簡稱二零一九年珠三角賞荷之旅。團員共有八十多人分為兩隊參與,前澳門社會文化司長、現任澳區政協委員、澳門自助旅遊協會榮譽會長張裕,還有澳門自助旅遊協會理事長胡浩強、李炳時先生都有出席這一次旅遊活動。旅行時間為兩天一夜,去過珠海、中山、順德不同景點賞荷。所得到的收獲非常豐富。
 
  去過二零一九年珠三角賞荷之旅之後,會發現廣東許多地方都有養荷花的荷花池。例如旅程首站位於珠海渡假村的荷花池。筆者在二零一零年曾經入住珠海渡假村,感覺現在珠海渡假村沒有太大變化。珠海渡假村的荷花池環境非常大,但是人流不多,荷花也開了不少。不過幸運的是,當時發現有個老伯坐著珠海渡假村的荷花池旁畫荷花。可感受到老伯寫意的藝術生活。可惜的是根據報道所說,在二零一九年二月開始動工清拆珠海度假村酒店英式別墅。未來為了適應時代發展的商業辦公綜合體,新酒店將延續度假村酒店接待的品牌,同時與九洲灣升級改造互相呼應。不知道珠海渡假村的荷花池未來會不會受改造工程影響?
  
  接著就去到中山崖口荷花池,位於廣東中山南朗鎮崖口村天后宮對面。這裡比珠海渡假村的荷花池還要多荷花,同時還有許多小鳥在此地停留。可惜好景不常,突然下起雨來。但是始終沒有損害不同團友賞花的興致,因為雨中的荷花池更為漂亮。一邊賞花,一邊食崖口雲吞,是人生一大樂事。

  到中山三鄉食飯之後,就出發前往功夫基地李小龍樂園。李小龍樂園位於佛山順德均安鎮,其實只是紀念李小龍一個公園。公園以山水園林為主,其中也有一個非常大的荷花池,可是開的花不是太多。不過旅客可以坐電瓶車在公園轉一圈,可感受到公園當中山水園林的美麗。至於李小龍紀念展館設施非常簡陋,空氣非常悶熱之餘,由於空間非常黑暗,完全觀看不清楚李小龍展品的模樣。

  其後旅程第一天晚餐到第二天全日行程,都是到順德大良參觀。參觀先後次序就是鳳城食都食大餐,華蓋路步行街去民信老舖食西米雙皮奶,到順德華僑城濕地公園、清暉園、順德小周莊逢簡水鄉、水鄉人家私房菜參觀和品嚐美食。這段行程可感受到順德作為美食之都的美妙之餘,還感受到這次旅程當中來自順德華僑城濕地公園,開放得最美最燦爛的荷花池。不過感到可惜的是,親眼見到清暉園當中的荷花池受暴雨嚴重破壞。順德小周莊逢簡水鄉其實只是一個有許多古舊文物建築的小村莊,其實還有許多村民居住,不過許多街道如澳門手信街被商業化起來。

  最難忘是那個順德導遊兼領隊,雖然他來自山東,但一口流利廣東話導遊,還可以一口流利地唱廣東歌,讓團友帶來許多親切感。雖然天氣不穩定,一陣暴曬,一陣又暴雨,不過總算能夠抱著開心心情參與旅程和平安回家。最主要感謝澳門自助旅遊協會主辦,順德太子國旅導遊兼領隊和司機的付出~

2019年6月27日星期四

八九北京學運與馬萬祺


       時任澳門中華總商會會長、澳區全國人大代表馬萬祺,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之後表態支持中共,從而引起澳門社會反彈,至今已有三十年的歷史。事件發生時間長達兩個多月,當時澳門各大報刊稱為「馬萬祺事件」。

        但是現在許多介紹和研究澳門當代史的書籍、報章雜誌都鮮有提及,只有少部份提及這個事件。提及「馬萬祺事件」多一些的歷史研究著作,則有李福麟所著在一九九五年出版的《澳門四個半世紀》和謝常青所著在一九九八年出版的《馬萬祺傳》。至於報刊雜誌方面,則其中有澳門出版的舊報刊和在一九八九年推出澳門《活流季刊》第三十九期。本文就從以上資料,述評「馬萬祺事件」前因後果。

       事件起因在馬萬祺於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七日,到北京參加人大會議時認為將會反映澳門居民的兩點憂慮。(李福麟所著在一九九五年出版的《澳門四個半世紀》)於一九八九年七月一日出席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上,發言說「此次國內從學潮而引致暴亂的事件,正如姬鵬飛主任最近一次講話中指出『港澳同胞由於不了解或不完全了解整個事件的真實情況,產生了某些誤會是可以理解的。』就我個人來說,對此次事件的真實情況也是到六月九日鄧小平主席公開講了話才較為清楚。」(澳門《市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七月二日) (澳門《活流季刊》,一九八九年第三十九期) 接著馬萬祺於一九八九年七月三日,葡國新聞社報道馬萬祺講話:港澳人要時間瞭解北京局勢,贊成罷免趙紫陽,因失鄧信任,同時中葡聯絡小組會議不會延期。(澳門《活流季刊》,一九八九年第三十九期)可見馬萬祺表態支持中共鎮壓六四,從而引起澳門社會反彈,也成為「馬萬祺事件」導火線。

        可是馬萬祺表態支持中共之前,澳門中華總商會在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於會址舉行第十三次會董會議。會議討論目前北京學運形勢,會議決定發表聲明,促人大常委會速召開會議,要求黨和國家領導人直接與學生對話,在民主法制基礎上撤銷戒嚴,同時解除新聞封鎖,進京軍隊撤退。(《澳門日報》,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到底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一九八九年六月九日,發表了什麼言論令馬萬祺恍然大悟?相信當時在一九八九年,中央和澳門親建制派有一個非常好溝通機制,應該知道當時誰是對,誰是錯。沒有理由會如馬萬祺表態所說,對此次事件的真實情況是到六月九日鄧小平主席公開講了話,認為才較為清楚八九北京學運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這可能是馬萬祺為了轉態,拿一個讓中央感覺認為合理的理由。

       當時澳門民間反應自然大,因為當時八九學生運動新聞還處於熱門話題。反應最大的是當時澳門兩大民運團體: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和東大學生關注北京學運小組。當時澳門兩大民運團體不斷要求馬萬祺解釋。也有市民在一九八九年七月四日,於水坑尾街坤記餐室前的人行天橋掛上橫額抗議馬萬祺。(澳門《市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七月五日) 當時的澳門報刊也有評論「馬萬祺事件」的文章。例如有《華僑報》在一九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刊登讀者李炳時來論:《「馬萬祺事件」剖析》,文戈在一九八九年七月二十日的《市民日報》發表專欄文章《關於馬萬祺的聲明》。
澳門《市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七月五日

        馬萬祺經營的大華行和中國藥品商行,在一九八九年七月三日和七月五日先後被人縱火。馬萬祺在一九八九年七月十二日作出解釋:澳門同胞歷來關心愛護祖國,希望見到祖國富強和澳門繁榮。(《澳門日報》,一九八九年七月十三日)不過澳門兩大民運團體仍未能接受,多次要求馬萬祺書面解釋和邀請參加座談會。但是馬萬祺曾經一段時間留在廣州工作,沒有理會澳門兩大民運團體的要求。
澳門《市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七月三日

        「馬萬祺事件」的最終,在於當時馬萬祺始終沒有對自己在一九八九年七月言論向兩個澳門民運團體作出解釋。同時由於一九八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東大學生關注北京學運小組組長聶國瑞在高士德大酒店「佳人」影相店附近遭到兩名男子襲擊,同行的友人關峰都被揮拳襲擊。事後聶國瑞和關峰報案,東大學生關注北京學運小組也宣佈解散。(澳門《市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九月一日) 至此,「馬萬祺事件」就告一段落。

       「馬萬祺事件」對於當時澳門來講,是非常重大的事件。因為「馬萬祺事件」的意義在於其發生之後,許多曾經聲援八九學生運動的親建制傳統社團也開始低調轉態,加上澳門民運團體力量稍微減弱。

2019年6月20日星期四

著名國際歌星米高積遜與粵港澳






已故美國歌手、流行歌曲作家、唱片製作人、舞蹈家及演員,常被尊稱為「流行樂之王」(King of Pop)的米高積遜,不知不覺接近離世十周年。十年前即二零零九年的六月二十五日,他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離世,享年五十歲。他在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曾經到訪過粵港澳,留下許多難忘的足跡。



  按照當時香港《華僑日報》、《大公報》、Someone in the dark網站所記錄。米高積遜一九八七年十月就到香港渡假。他遊覽香港不少地方,例如其中有TVB無線電視城、海洋公園、尖沙咀太空館、的士高、書局、尖沙咀警署、寶石城香港店和工廠等。他在港期間,曾經與徐淑媛、汪明荃、任達華、杜德偉、梁珮玲等藝人暢談和合照。最奇特的是,米高積遜還訂製中山裝,曾經穿上龍袍在TVB無線電視城拍照,曾經到過尖沙咀警署跟大批警員一起跑步。體現出米高積遜非常喜歡探索和感受新鮮事物。米高積遜有這麼大的藝術成就,應該與這種處事態度有一定關係。



不過遺憾的是,米高積遜曾經說愛上香港,揚言要在三十歲生日重來,並計劃招待百位朋友同行慶祝(參考香港《華僑日報》,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十二日),但是最後沒有成行。米高積遜也曾經非常想在一九九三年於香港舉辦個人演唱會,可惜事與願違當時差點成事而無法舉辦。(參考Someone in the dark網站)



  米高積遜在一九八七年訪問香港之後,就到訪廣東中山。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進入中國大陸。一九八七年十月二十三日,米高積遜突然改變行程,離開香港到中山三鄉遊覽,押後澳洲巡迴演唱會舉行。米高積遜的中國大陸之行去過不少地方。米高積遜隨旅遊團到中山只有八小時的逗留,除了在中山溫泉賓館吃了一頓午餐,還在鄧小平住宿過的別墅小憩一下。在中山溫泉賓館工作了三十年左右的賓館顧問吳勵民回憶,當時米高積遜參加的旅遊團大概十點半到的中山溫泉賓館,之後就到廣東省第一個國家衛生村———三鄉鎮雍陌村參觀,並與一位老人家鄭婆婆合影留念。(參考香港《商報》)



  米高積遜的中國大陸之行活動,體現他非常重視人文關懷,也非常喜歡華夏文明的事物。可惜他這次中國大陸之行逗留時間不長,同時沒有機會在中國大陸舉辦演唱會。



  至於米高積遜曾經到訪澳門的事蹟,文字和圖片歷史資料就沒有香港、廣東中山這麼多。不過在社交網站Facebook澳門方丈聯盟專頁發現有澳門網民曾經回憶說:「印象中他一九九零年前後都來過澳門,去過關閘~」還有澳門網民曾經回憶說「他有張相係新馬路影。」至於鑒別米高積遜曾經到訪澳門的真偽,就有待未來更多地找尋和考究。



  雖然米高積遜曾經到訪澳門沒有太多文字和圖片歷史資料,可是在澳門有許多有關米高積遜的紀念活動。首先就是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一向被譽為全球極具音樂收藏價值的Hard Rock珍藏品系列於新濠天地正式展出。其中有米高積遜 (Michael Jackson)是其極具標誌性的金手套。(參考《濠江日報》)十六浦為慶祝開業兩周年,在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特意增設亞洲唯一的米高積遜(MJ)珍品廊,展出超過四十件與米高積遜相關的珍品。當時就吸引廣東省、港澳地區歌迷會逾百名「粉絲」特意捧場。(參考澳門日報)同年的八月五日,中、港、澳唯一以米高積遜為主題的咖啡館在澳門十六浦開幕。(參考《市民日報》)澳門十六浦度假村於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舉行首場「國際巨星 MJ 經典金曲•分享會」。(參考新華澳報)紀念巨星米高積遜音樂劇─THRILLER LIVE,在二零一六年十月於澳門巴黎人巴黎人劇場演出。(參考《澳門日報》)可見澳門的大型渡假酒店,非常重視紀念米高積遜的活動舉辦,這些活動有助於更多人對米高積遜的認識和懷念。


2019年6月4日星期二

《中國八九學運與澳門大事日誌》電子書正式出版

【澳門專欄作家建燁所主編的《中國八九學運與澳門大事日誌》電子書2019.6.4正式出版 現在可免費下載】

適逢紀念中國八九學運三十周年,也鑒於澳門各圖書館少見仔細記錄澳門回應中國八九學運文獻資料收藏,有的只是第一手零散資料,或者學者書籍輕輕帶過,故此對中國八九學運與澳門資料進行重新整理,在2019.6.4正式推出由澳門專欄作家建燁主編的《中國八九學運與澳門大事日誌》電子書,供大家免費下載!

時間範圍在1989年4月15日至二零一零年代。每一文獻內容都有出處注釋。出處以參考澳門出版報刊、雜誌、網頁為主,其他地方報刊、雜誌、網頁為副。

電子書內容有中國八九學運與澳門大事日誌外,還包括港澳回應中國八九學運圖片資料選輯、 部份澳門報章回應中國八九學運評論剪報一覽、澳門社團回應中國八九學運聲明剪報一覽、澳門回應中國八九學運部份遊行路線示意圖、澳門回應中國八九學運主要發生部分地點示意圖、部分名人評價澳門回應八九學運意見一覽、澳門回應中國八九學運主要發生部分地點一覽、澳門團體回應中國八九學運統計、延伸閱讀。

電子書所有引用或參考的重要資料,均出自可公開給予大眾查閱的資料庫和中國八九學運與澳門的研究著作。製作此電子書目的,希望可作為人們了解中國八九學運與澳門的入門資料,也可作為人們研究中國八九學運與澳門的參考資料。希望從中認識澳門現代歷史。

電子書難免出現錯漏,希望大家能多諒解和向編者多作指正!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Xj5WfIe6WeE3Z93ZqQ5Mqqwx6sXWk0hd/view?usp=sharing

2019年5月24日星期五

紀念澳門反離保運動五週年



  
  二零一九年的五月,正是澳門反離保運動五周年。不知道各位讀者還記得嗎?在五年前有好多澳門人,特別是澳門年輕人走上街頭,為了反對澳門特區政府提案的《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法案而抗爭。籍著五週年之際,就撰寫本文紀念澳門反離保運動之餘,也希望為大家溫故知新。

  回顧一下五年前的澳門反離保運動是什麼回事。參考當時澳門《正報》和維基百科等對事件記錄,澳門反離保運動是澳門民眾在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舉行的遊行示威活動,還有澳門民眾在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至晚上於立法會前地舉行集會示威活動。

  在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遊行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反對當時澳門特區政府提案的《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法案,由新澳門學社、網上團體「澳門良心」及澳門公職人員協會共同發起。在澳門反離保遊行人數方面,遊行主辦方估算參加人數約有兩萬人,按照統計暨普查局二零一四年人口年報所指,當時的澳門人口約有六十三萬人,可見遊行人數有幾萬已不算是小數目。澳門警方則估計為七千人,是澳門回歸以來最多澳門人參與的反政府示威遊行活動,這個紀錄還沒有被打破。

  至於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至晚上於立法會前地對開草地舉行的集會。在下午一時已有部份反對「高官離保法案」的市民在澳門立法會對開草地聚集,在致意動議否決後,得知消息的市民陸續有身穿白衣市民和放學後的學生前往立法會,部份市民更手持標語要求「崔世安落台」,集會曾經齊聲合唱「海闊天空」,集會於八時多結束,主辦單位估計高峰時期有逾七千名市民,集會人數遠超於過往澳門示威集會活動的人數規模。當時筆者也曾參加這個集會,曾經親身感受過當時集會規模之大。

  澳門反離保運動能夠促使當局撒回法案,不只是一個團體或一個人就能夠成功爭取。按照筆者為《撤!還記得嗎》一書所編《澳門反離保運動歷程始末大事記》所載: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遊行和五月二十七日集會,由新澳門學社、吳國昌議員、區錦新議員、網上團體「澳門良心」及澳門公職人員協會(高天賜議員)共同發起之餘,還有香港《東方日報》在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率先關注澳門高官離保問題。同屬工聯的關翠杏直選議員和李靜儀直選議員,在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就法案致信二常委,表示不讚成調升主要官員和公務人員離任補償。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澳門公民力量理事長林玉鳳指出,政府撤回法案是最佳辦法,同時要求展開諮詢。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三十行動聯盟去到政府總部遞信,要求撤回法案。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公民門徒促請政府撒回法案。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學..公民發起「關懷高官退休大行動」等。可見當時許多澳門人非常團結地爭取訴求。

  香港媒體對澳門反離保運動的評價,當時是感覺到非常意外的。當時香港《蘋果日報》在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報道就指:「這不單是回歸以來澳門最多人上街的一次,更是繼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五萬人上街聲援北京學運以外,澳門最大型的遊行。」當時香港主場新聞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桑普的評論文章更指:「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的遊行人數創下澳門一九九九年回歸中國以來最多人參與遊行的紀錄。也有參與者欣慰很多年輕人站出來,認為今天奠定了澳門建立公民社會的重要里程碑。」雖然澳門參與遊行人數在當時有所突破是事實,但是算不算公民覺醒就言之過早。

  五年後的澳門市民發聲風氣現在又如何情況?其實是不太樂觀。澳門特首崔世安在最後一年任期,雖然沒有重提《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法案,但他為現金分享加碼,每位澳門永久市民獲一萬澳門元派發,澳門非永久市民獲六千澳門元派發。不過參與遊行人數和舉行遊行次數,一年比一年減少。還有澳門民眾曾經在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至晚上於立法會前地舉行集會活動地方,現在早已變成一個工地。甚至近來有團體搞遊行,一些市民還說遊行嘈音太大,不要阻撓他睡覺。雖然許多澳門市民還有以寫文章和在TDM社會時事節目(如澳門電台節目澳門講場、澳門電視台節目澳門論壇)等地方表達意見,顯然是不足夠的,與「光輝五月」的公民覺醒還有一段距離。故此大家不能安於現狀,要鼓勵更多人關心社會,讓澳門公民社會的確走向覺醒!

2019年5月16日星期四

前澳督文禮治與澳門聲援八九北京學運


             

        按照門百科全書的記載,文禮治的葡萄牙文姓名名稱為Carlos Montez Melancia,在一九二七年月二十一日於葡萄牙仙達靈縣,是高級技術學院電力工程系碩士。在一九七年月九日至一九九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當時以接近六十歲之年齡,曾到澳門就任第一百二十六任澳門總督。在前澳文禮治就任期間,在中國大陸北京等地爆發八九學生運動,門當時不同人士也聲援八九北京學運行動當中。本文試從報紙雜誌等資料,探究前澳文禮治對八九北京學運,還有對澳門民間聲援八九北京學運行動持什麼態度?澳葡當局和澳門特區當局如何處理澳門民間聲援八九北京學運行動?同時前澳文禮治他如何應對中國大陸政府關係?

  感覺澳門民間聲援八九北京學運行動能夠順利舉行,可能有這點因素影響。當時澳門民間聲援八九北京學運行動能夠順利舉行,是與前澳文禮治對八九北京學運,還有對澳門民間聲援八九北京學運行動所持態度分不開。時任督文禮治曾經在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表示讚賞澳門市民聲援學運的遊行,認為澳門居民聲援學運是自然的。(筆者珍藏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四日的澳門大眾報)報道中可見時任督文禮治,對澳門市民聲援學運的遊行表示讚賞,同情八九北京學運的學生,這時澳葡當局沒有阻撓活動進行。

  當八九北京學運被鎮壓後,前澳文禮治和時任葡萄牙總統蘇亞雷斯,對八九北京學運被鎮壓表示非常關注。前澳文禮治在八九北京學運被鎮壓後作出表態,前澳督文禮治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十日慶祝葡國日儀式當中,認為北京事件嚴重影響澳門居民的人心。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一日的澳門市民日報)另外時任葡萄牙總統蘇亞雷斯也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十日講話關注中國慘痛事件,期望中國迅速恢復穩定去確保聯合聲明履行。(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一日的澳門華僑報)。

  直至一九八九年七月的馬萬祺事件」之後前澳文禮治的態度有明顯變化。澳督文禮治在一九八九年七月三日於葡萄牙接受訪問時盡量避免批評北京,稱鎮壓學生是不能接受。(澳門《華僑報》,一九八九年七月四日澳葡政府同時有阻撓澳門民間紀念六四事件的活動舉動。例如一九八九年第三十九期的澳門《活流季刊》所記載,時任督文禮治就回應澳門籌建民主像聯合會代表在一九八九年七月十三日到澳督府遞信,請求澳督能夠撥地立像一事,在一九八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指出「良好的意願可能產生負面的後果」,所以澳門籌建民主像聯合會請願信當中,擺放民主女神像的要求被推翻。時任澳督文禮治辭職後,由韋奇立將軍(General Vasco Joaquim Rocha Vieira)接任澳督。一九九二年的六月四日有關紀念六四事件的燭光晚會活動遭到澳葡政府阻撓就由於燭光集會橫遭阻撓,遭市政廳拆除圖片,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就曾經在一九九二年的六月二十五日向澳督遞上抗議信。(澳門《市民日報》,一九九二年六月二十六日)

  直至澳門回歸後,澳門特區當局也曾經阻撓六四事件燭光晚會舉行。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七日,民政總署(市政署前身)在沒有任何理由解釋之下作出回覆,只有簡單地向開放澳門協會稱未能提供上述的場地給予貴會使用,因而引起風波。直至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民署已通知同意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改場地的申請,二十五周年的六四燭光集會確定在議事亭前地舉行。開放澳門協會發表聲明取消「回到噴水池/悼六四英靈」活動,同時鼓勵市民前往議事亭前地參與民聯會所舉辦的六四燭光集會。(《開放澳門協會關於原定回到噴水池。悼六四英靈」集會活動安排聲明》,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六四燭光集會最終可以在議事亭前地舉行。民聯會所舉辦的六四燭光集會,曾經因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在一九九五年起每年開始在議事亭前地舉辦慶祝六一兒童節文藝晚會,民聯會舉辦六四燭光集會的地點從此年起由原先每年在議事亭前地,轉移至玫瑰堂前地舉辦。

  前澳督文禮治盡力爭取處理暨南大學澳門學生被中國大陸公安部門扣留的問題,他們被捕原因是被指涉嫌助通緝犯外逃。三位澳門學生當中秦國東梁灶華在一九八九年八月二十三日獲釋返澳,公安稱陳澤偉仍需教育。(澳門大眾報,一九八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時任澳督文禮治在一九九零年六月十日發表聲明,說澳門政府盡力爭取暨南大學澳門學生陳澤偉獲釋回澳門。(一九九零年六月十一日的澳門大眾報)。陳澤偉最終在一九九零年六月十九日釋返澳,同時表示獄中並沒有受到虐待。(香港大公報,一九九零年六月二十日)

  前澳督文禮治就任接近四年,也曾經發生其他澳門大事。例如一九八九年龍的行動和一九九零年三.二九大特赦等。不過他在一九九一年被傳媒信揭發涉嫌受賄,因此被迫辭任澳督。他就任澳督接近四年是非功過,有待未來更多人更好地探究他

2019年5月3日星期五

歪曲五四運動原有意義有何目的?


    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正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由此撰寫本文,介紹五四運動之餘,同時與大家討論五四精神原意到底是什麼?


  到底什麼是五四運動?按照維基百科所記載,五四運動是指發生於一九一九年(中華民國八年)五月四日的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治下的京兆地方,是一場以青年學生為主的學生運動,以及包括廣大公民、市民和工商人士等中基層廣泛參與的一次示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和暴力對抗政府等多形式的行動。事件起因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舉行的巴黎和會中,列強將戰敗國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即山東問題。當時北洋政府未能捍衛國家利益,有國人極度不滿,從而上街遊行表達不滿。當時最著名之口號是「外爭國權(對抗列強侵權),內除國賊(懲處媚日官員)」。

  廣義五四運動則是指自一九一五年中日簽訂《對華二十一條要求》(簡稱二十一條)到一九二六年北伐戰爭這段時間,中國知識界和青年學生反思及批判華夏傳統文化,追隨「德先生」(「民主」的英文「Democracy」)和「賽先生」(「科學」的英文「Science」),探索強國之路的新文化運動的繼續和發展。

  不過澳門一些人對於五四精神的確與別不同。首先根據澳門力報在二零一九年四月廿八日報載「五四青年跑」逾四百人參加,籌委會:用行動傳承五四精神。主辦方表示「五四青年跑」以馬拉松體育形式進行,體現出發揮毅力、堅持到底的理念,向廣大澳門青少年傳遞正面、積極訊息,並傳播愛國、愛澳意識。「五四青年跑」的主辦方,誤認為五四精神就是發揮毅力、堅持到底的理念,跟五四精神原意「民主」和「科學」沾不上邊。跑步雖然有利於健康,但似乎未至於完全能傳遞五四精神原意「民主」和「科學」。

  另外澳廣視在二零一九年四月廿九日,報道澳門大學學生會舉辦以弘揚五四精神的青年領袖峰會,最後環節竟然還安排有討論大灣區的環節。其實五四精神其中帶有抗爭反政府意識,關建設大灣區何事?大灣區的設立更不符合「民主」原則,因為大灣區的設立從來沒有仔細過問粵港澳百姓意願。

  中共黨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舉行的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紀念大會上,指出「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胸懷憂國憂民之心、愛國愛民之情,不斷奉獻祖國、奉獻人民,以一生的真情投入、一輩子的頑強奮鬥來體現愛國主義情懷,讓愛國主義的偉大旗幟在心中高高飄揚。」(香港明報:五四運動百周年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 思想一時偏激要包容)中共黨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對五四運動的意義和精神作出全新的演繹,利用五四運動成為中國當局政治統戰工具,教導中國青年凡事要聽黨話、跟黨走,完全違背一百年前中國青年抗爭意識和「民主」和「科學」原意。